心里的油漆桶打翻了一地

2017.06.12

這或許是一個最好的時代,一個擁有無數選擇,無限靈感的黃金時代,對于家居呈現。


說說個人想法。


小編對灰調子的極簡主義天生沒有免疫,對“性冷淡風”的克制隱忍干凈也莫名喜歡,但這不代表我內心容不下紛繁的色彩,恰恰相反,前衛時髦的花紅柳綠,總能挑逗我的眼球,撩撥我的心弦。


微信圖片_20170612094608.jpg


灰/極簡


微信圖片_20170612095042.jpg


白/冷淡


微信圖片_20170612095051.jpg


色彩/繽紛

找到貼近內心的顏色,讓它住進你的家里,這時候你或許會忘卻了堅持想要的風格,線條,留白。就讓繽紛絢麗恢復你本真的心境。在這個或許是最好的時代,讓我們重拾“好色”的本性,幾個不錯的案例,分享給你。

花花世界陳奕迅 - Taste the Atmosphere


花樣年華

喜歡舊的,加點兒新的,再調出些東方的味道……沒來過中國,卻癡迷于王家衛那部《花樣年華》的設計組合Dimore Studio,近些年在設計界悄悄引領著新一輪流行風尚。他們的設計,正如Dimore在意大利語中意為 “居住之地”一樣,總是勾兌出家的溫暖,帶點小悶騷。他們的作品在濃厚曖昧的色彩中,試圖展現花樣年華式的浪漫情調。


微信圖片_20170612095054.jpg


來自美國加州的Britt Moran和生長在意大利托斯卡納的Emiliano Salci,十多年前在米蘭相遇,2003年在此創立Dimore Studio,“Dimore”在意大利語中是“居住之地”,Emiliano的父親在托斯卡納擁有一家老家具店,他自己則曾經擔任意大利品牌Capelinni的創意總監,Britt從小生長的Asheboro也以家具產業聞名,這也促使他們從定制家具設計進入這個行業。而漸漸地,除了家具定制,客戶開始找他們布置家裝,口耳相傳之下,他們著手設計起了私人住宅項目。


微信圖片_20170612095057.jpg


有很長一段時間,Dimore Studio只在歐洲特定圈子里出名,因為在巴黎、米蘭、倫敦的私人住宅項目,盡管他們的設計出色,業主都不愿以任何形式公開自己的家,而這個情況直到Dimore Studio進到餐廳、酒店等商業項目后,人們才開始認識到他們:例如早期為愛馬仕設計的櫥窗、時尚設計師組合DSquared2在米蘭的餐廳,隨后“設計酒店之父”Ian Schrager欽點他們為其在芝加哥Public酒店餐廳設計燈光,法國酒店業大亨Thierry Costes也找上他們做旗下餐廳的設計,在近兩年的邁阿密設計展上,他們也聯袂FENDI Casa合作限量家居系列,頓時,Dimore Studio的知名度一下子在國際設計界打開了。


微信圖片_20170612095100.jpg

微信圖片_20170612095103.jpg


經常以湖水綠和黃銅作為搭配,絲綢、漆器和天鵝絨的質感加上花鳥等圖紋,在微黃燈光的調配下顯得溫潤而有質感,偶爾出現的黑色鋼構很好地為空間勾勒硬朗精神。除此之外,Dimore Studio將空間打造出如此豐富層次的魔法,是混合傳統元素于當代設計語境之中:那幾個令他們在歐洲名流圈獲得青睞的項目,本身都是歷史建筑,因此他們大膽加入色調濃郁的綠色漆制圓桌、現代風格的吊燈來平衡調性。

  

在全新的餐廳項目中,他們則用古典家具、柔軟昏黃光線來增加空間層次感,如同Dimore意味“居住之地”,他們追求讓人在設計里舒適而感到一股被溫暖包圍的安全感,“好像在米蘭,有幾家熟悉的餐廳,人們都認識你,點一樣的菜,你在里面感覺很安全,”Emiliano這時丟出天外一筆。


微信圖片_20170612095106.jpg

微信圖片_20170612095109.jpg


兩人執拗于對濃重色彩的運用,也收到了廣泛的好評,從照片中可以感受到這些色彩的張力,對眼球的吸引。如果你對花樣年華式的浪漫情調情有獨鐘,這種表現手法是一個很好的選擇。


童年該有的顏色

Toland Sherriff的家位于香港島南區,大潭與石澳之間,遠離塵囂。從市區驅車前往,得經過一道滿載英國殖民時代色彩的石橋,車子走過逾百年歷史的花崗巖橋墩,沿途放眼盡是一望無際的水塘與依水而生的綠林,這片景致在周日的早晨顯得格外寧靜。寸土寸金的香港,她給3個孩子設計了3個風格不同的房間。


微信圖片_20170612095113.jpg


主人:Toland Sherriff,家居設計師,來自美國,家在香港,與丈夫和3個分別為8歲、11歲和12歲的孩子居住于南區大潭的四層房子。她一手打造自己家的室內設計,在青山綠水的環抱下,創造了一個時尚且充滿色彩的家。Toland與3個孩子:(左起)12歲的Hugh、8歲的Jamie與11歲的Leila。


微信圖片_20170612095115.jpg

微信圖片_20170612095119.jpg

走進Toland的家,首先映入眼簾的是藍魚白底壁紙,魚兒逍遙自在地暢泳——在這幢近4000平方米的四層大宅,每個空間在用色、壁紙及家居素材上都帶有大自然元素又各有個性,“我想要我們的家顯得好玩一點兒,不要太認真、嚴肅。”女主人Toland說。


微信圖片_20170612095125.jpg


Toland來自美國,在華盛頓州著名私立大學畢業后,只身來到香港工作,原本只想來看看亞洲,在出版公司里找到份差事便定居下來。因緣際會下,她認識了來自蘇格蘭的丈夫,便在香港待了下來,一待便是25年。“我們在這里落地生根,有事業、有家庭、有孩子。香港早已是我的家。”Toland在香港曾有過幾個家,山頂、中區半山、薄扶林、跑馬地,最后遷到南區大潭;由一人住的小寓所,一步一步搬進了五口之家,她的身份亦從年輕的單身女子蛻變為三子之母。


微信圖片_20170612095128.jpg


家的設計全是Toland一手包辦,在第二個小孩誕生之后,她成了全職媽媽,后來小孩漸長,她也多了時間做她從小喜歡的事,就是設計。因為身處這難得自然景致,Toland設計這個家時,首先利用良好采光及窗外風景,將其融入家中:頂層大廳與飯廳窗戶全做成落地玻璃,兩廳相連,她又在大廳放置了深藍色地氈,讓兩個空間有所區分,地氈與窗外湛藍的海相呼應,白沙發就仿佛是岸邊打起的白頭浪,饒有詩意。飯廳中央的玻璃長餐桌,在窗外陽光映入時更見通透;飯廳主墻是淺灰藍色,掛上7幅袖珍精致的單色油畫,餐桌搭配黃白色木柄椅子,一室暖色調,為用餐空間營造輕松又溫馨的氣氛。


微信圖片_20170612095132.jpg

微信圖片_20170612095134.jpg


平時,Toland喜歡待在位于一層的書房,這里面向戶外,她將L形墻面設計為落地書架,書架前是她與丈夫的書桌,坐在案前,抬頭便見青山綠水。早上送過孩子上學后,她便待在書房,天好時就打開落地窗,聽著鳥鳴工作,“閑時我也愛坐在這里,這里好安靜,有時半點兒聲音也沒有,讓我可以清空腦袋,好好思考。”


微信圖片_20170612095137.jpg


底層起居室與花園是Toland一家人聯絡感情的場所,晚飯后一起看電影、放假時約朋友們來家里舉辦燒烤派對。花園與起居室之間的門也做成折疊式,以便無縫連接室內與室外的空間。窗外風景如畫,Toland便減少設計上的著墨,讓花草樹木、海灣與對岸石澳郊野公園美景成為最珍貴的家飾。


微信圖片_20170612095141.jpg


在這個家住了8年,當中很多家具都是從搬進來沿用至今,時間一久,東西用舊了,便請工匠來維修或者換個面料,對她而言,滿屋的舊物盡是回憶,能留下珍惜的,她都不輕易淘汰,“當年只提了一個行李箱從美國只身走來,現在10個箱子也載不了一半的回憶。”Toland笑著說。


微信圖片_20170612095144.jpg

微信圖片_20170612095148.jpg


三個孩子的房間各具妙趣,色調基地不盡相同,體現了三種性格,這讓三個孩子各具獨特個性不收限制的同時,也能彼此之間認知和學習彼此的不同。這樣的家庭是多元的,同時包容多元的。


微信圖片_20170612095151.jpg

微信圖片_20170612095154.jpg

微信圖片_20170612095157.jpg


舊物隨著時間積攢,情感價值遠大于本身價值,很多不愿舍棄,形成了多姿多彩的生活積累。而這些色彩風格各異的積累能夠和諧的融入家中,賦于家豐盛的色澤,更加升華了家居的溫暖。


浮華紐約的清新色澤

臺灣花藝師陳大齊紐約曼哈頓高層公寓的窗外風景,幾乎是所有人夢寐以求的,在那里,你可以百分百融進這座城市散發的能量之中。紐約是跳躍的,是斑斕的,你肯定不愿自己的居住空間索然無味。


微信圖片_20170612095200.jpg


主人:陳大齊(Jeff Chen,左), 臺灣人,2003年在紐約創立“花神”花店(FLORA New York) ,很快以其對花藝獨特的闡釋在紐約時尚界獲得關注。他的客戶包括環保精品飯店Crosby Hotel、奢華玻璃器皿品牌Steuben Glass以及各界名流。他位于曼哈頓的新公寓室內設計由Santiago Tomás Interior Designs的設計師Santiago Tomás(右)完成。


微信圖片_20170612095203.jpg


住在曼哈頓市中心一處位于33層的公寓,陳大齊看上去很享受,“我從前就想住在市中心,超愛這些街道散發出的那種能量,而且從這里到哪兒去都很方便。”150平方米的空間,被分割為客廳、廚房和兩間各自帶衛生間的臥室。在房子的任意一個角落,從這個房間到那個房間,都能欣賞日出日落的美景。事實上,主人最喜歡的還是他自己的臥室,“那里朝東,幾乎整個房間都被窗戶占據,每天早晨我都沉醉于那伴著咖啡香的朝陽里。窗外是第五大道和克萊斯勒大廈,更散發著迷人的光芒。”


這個家由Gwathmey Siegel建筑事務所設計,他們總是以“新鮮的眼睛”來做設計——美國建筑史學會為他們的出色工作授予榮譽獎時如此描述道。作為藝術、電影和時尚的愛好者,大齊懂得欣賞建筑師們的這件作品,并無法抑制地買下了它。


微信圖片_20170612095208.jpg


大齊來自臺灣,在這座城市已經生活了十多年。他在這兒完成了藝術學習,但是因為和花有關的成長經歷與美好記憶,他最終選擇投身于花藝事業。2003年,他在紐約Soho開設了自己的第一家花藝設計工作室“花神”(FLORA New York),自己擔任創意總監,很快以對花藝獨特的闡釋在紐約時尚界獲得關注。“花神”負責為許多酒店、博物館、企業等提供節慶和各種活動花藝支持。時至今日,大齊已發展為這個領域公認的標桿。


微信圖片_20170612095211.jpg

微信圖片_20170612095225.jpg


直到不久前,大齊還住在布魯克林高地的另一個公寓里,“那里離市中心比較遠。”Santiago Tomás向我們說道,他是大齊之前也是現在的裝修設計師。大齊渴望一種豪華、精致、優美又帶點頑皮味道的酒店的感覺。“為了這樣一個新空間,我看中了位于第五大道的一處經典公寓,它里面遍布20世紀中期的各種物件、一些其它經典物件和定制物件。我想把它包裹成經典的樣子,但又帶上現代感,使它散發出一股時尚而清新的味道。我不得不說,那些主導房子結構的大窗戶對我的影響很大。”Santiago解釋說,窗戶的角度在保持房子的這個特點上效果十分突出。家具應該放在建筑的空白處來找平衡。“我總是在玩各種調調的灰色,這種方式能讓房間與房間之間柔和過渡,呈現無縫對接。”


客廳是最復雜的地方,墻壁缺乏足夠的空間來懸掛藝術品,因此Santiago決定把地毯作為最主要的“藝術作品”。一塊Jan Kath手工制作的地毯覆蓋了幾乎整個客廳的地面,繪成明藍色過渡到酸綠色的一朵百合花圖案,突出了客廳里的擺件,也是所有其它色彩的起點。餐廳的桌子擺在窗前,由玻璃和鋼制成,極為輕薄,你幾乎察覺不到它的存在,它是有意被設計成這樣的。必須讓人透過玻璃清楚地看見城市景觀,餐廳不能成為通向室外的一個障礙。客廳的沙發形狀看似奇怪,但自有其道理,它最大限度地利用了過道地帶狹窄的空間。Santiago讓人用羊毛緞面料重新制作了沙發,喚起了上世紀60年代的情懷。用同樣的方式,由于了解房主熱愛時尚,Santiago建議用男士西服面料來制作窗簾。這令大齊無法抗拒。


微信圖片_20170612095227.jpg

微信圖片_20170612095230.jpg


Santiago面臨的一個挑戰是客房,他必須玩兒黑色和黃色,因為他的客人這么要求他。“好難啊,一開始我這么想,但是在思考了一段時間以后,我找到了攝影師Isack Kousnsky的一幅作品,我們把它掛在床頭,它便是我的思路線索。我用了炭色來涂床頭后的墻壁,而不是用黑色。床頭黃色的點綴和其它家具形成對比,又互相平衡,我認為我們實現了很好的效果。”Santiago解釋道。


微信圖片_20170612095233.jpg


在紐約的浮華,成為花神,一定是對顏色有獨到見解。這樣一處公寓的設計與色彩搭配,反映了主人內心對色彩的敏感與情有獨鐘。


世界是彩色的

世界多姿多彩,我們總是在豐富的色彩中成長,學習,富足內心。找到貼近內心的色彩,把它融入到家中,這應該是在這個黃金時代里自我表達的最好方式。


电玩千炮捕鱼下载安装